容祖儿谈《我歌》:第一次到现场很胆怯

  • 时间:

  的确,出道20年,容祖儿发了七张国语专辑,上过五次春晚,但她在内地大众眼里似乎还是只有一首《挥着翅膀的女孩》。

  结束这次比赛后,容祖儿在内地的人气明显有了极大提升,这也为容祖儿和李克勤两人即将开启的“克不容缓”内地巡演垫好了根基。可能很多人会认为,这一季《我是歌手》的宣传企图太强。

  到了现场后,看到所有工作人员都很严肃认真,这跟容祖儿熟悉的香港电视台的作风完全不一样,“那个时候,我真的可以用一个怯字来形容,很多年都没试过这么胆怯了。”

  最终,第一场参赛顺利过关,容祖儿得了个第三名。之后她就慢慢适应,直到她在第九期踢馆赛,拿了一个垫底的第七名。“其实后来我扭伤脚,跟这次名次垫底也有些关系,确实是急了,结果反而还把脚给扭了。”

  上周末,容祖儿接受了南方都市报独家专访,这是她赛后的第一个专访。“结束《我是歌手》之后的这两个礼拜,我没有在网络上发表任何赛后的感受,是因为那些感受太过碎片,我自己很难用笔墨去形容。”而这一次,祖儿希望通过这次专访,告诉大家她在参加《我歌》这两个月,究竟是怎么走过来的。

  所以,最后她选了李克勤的一首旧歌《月半小夜曲》,她坦言,只是因为这首歌她很熟悉,在之前跟克勤的演唱会上也改编过,可以第一时间拿出一个比较成熟的状态。

  今年是容祖儿的本命年,她说,之前自己一直是个懵懂的人,但今年突然就变得目标清晰起来,对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非常笃定。

  但这些质疑声,对容祖儿来说都完全不是问题,毕竟,他们都是在香港娱乐圈长大的歌手,这么多年来都习惯了用炒八卦的方式来提高人气,但到了内地,他们看到了不一样的境况 原来一个歌手是可以纯粹靠唱歌就能引起大家关注,这一点是让容祖儿参加完《我歌》后感触最深的。

  起初,公司的决定是第一场先唱自己的国语代表作《挥着翅膀的女孩》,但祖儿自己其实并不太情愿,“我这么难得来到这舞台,结果一开口唱的还是大家最耳熟能详的这首,连我自己都觉得没新鲜感,这不是我想要的。”但公司很坚持,认为第一场必须保险起见,容祖儿拗不过他们。“结果没想到,彩排的时候洪涛老师来了,听完《挥着翅膀的女孩》后就说编曲不行,提议换歌,当时我就开心死了。”但很快,容祖儿就又开心不起来了,临时换歌的结果是她必须在一天之内选好另一首歌,并且完成编曲、演唱和各种细节的表演。

  其实前几季《我是歌手》,经纪人霍汶希也问过她想不想去,但容祖儿的态度很犹豫。“但今年我是很积极去跟她(霍汶希)说我想去。”起初,霍汶希说嘉宾已确定,这一季是没机会了。祖儿说,听到这确实有点失望。但很快他们又接到消息,说有补位机会。但比赛的日期正好夹在容祖儿的两场美国演唱会之间,但祖儿很坚定,几乎是没考虑就答应了。她说,不想再失去这个机会。

  “我一直挺遗憾的,就是自己在内地市场的反响,没能跟在香港的画上等号。”这是祖儿在采访中很真诚的一句话。

  今年《我是歌手4》,容祖儿以补位歌手身份从第七场加入,一直坚持到最后。总决赛当晚,容祖儿和陈伟霆上演了一段高能舞曲,炸出网友一波波好评,但她却意外地成为当晚第一个出局的歌手。结果,第二天网上为她抱不平的声音,比祝贺李玟夺冠的喝彩声更甚。

  作为补位歌手,通常筹备时间都非常紧迫,容祖儿说,从他们确定参赛后开始,就是各种快节奏的筹备,完全没时间去开会讨论对策,商量部署。“我只是在比赛前去了一趟长沙,跟节目组的人开过一次会,大概跟我们讲解了节目情况,然后接下来,就是我自己去一边走一边学了。”

  去年6月,容祖儿来广州宣传,接受采访时曾聊到她始终未能打开内地市场的问题,当时她坦言,公司很早就在做这方面的努力,但一直成效不佳。

  颁奖礼将会颁发20首《劲歌金曲》奖,在候选的70首歌曲中,“星梦帮”的菊梓乔以5首歌入围称冠,郑俊弘、何雁诗和谭嘉仪各有3.5首歌入围,而大多数都是剧集的主题曲和插曲,其中菊梓乔为剧集《锦绣未央》所唱的《一辈子守候》定必成为得奖大热。非“亲生子女”方面,以C AllStar最威水有4首候选歌曲,反而容祖儿、张敬轩、许志安、薛凯琪、王菀之及刚离开“星梦”转投华纳的许廷铿等都榜上无名。

  2月中旬,容祖儿正式开始了节目录制,彩排时第一次登上这个传说中的舞台,祖儿有一种很复杂的感受,“记得我们那天是从拉斯维加斯直接飞到长沙的,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,然后心里面一直很忐忑很难受。”

  《我歌》结束后,容祖儿的工作更加繁重,她和李克勤的“克不容缓”巡演,两个月后就将趁势进入内地,首站是6月25日的广州站。而她自己也接到了多家内地综艺节目的邀约,这位“香港天后”要在内地大展拳脚了。

  采访中,跟祖儿聊起她忍着脚疼唱《B ad B oy》时,镜头里出现李玟、张信哲、徐佳莹等歌手的表情,都是皱着脸一副苦相,都在为她心疼。容祖儿也笑说,她也有看回节目,觉得他们每个人都像在看鬼片。

  “我一直挺遗憾的,就是自己在内地市场的反响,没能跟在香港的画上等号。的确,出道20年,容祖儿发了七张国语专辑,上过五次春晚,但她在内地大众眼里似乎还是只有一首《挥着翅膀的女孩》。

  6月25日,这场“克不容缓”巡演的首站,就会在广州开演,问祖儿有没考虑现场加入《我歌》的桥段,她打趣说:“或许我们会设定个20分钟的环节,就叫《我是歌手大战蒙面歌王》。”

  谈到歌手在镜头前的反应,容祖儿认为她唱《BadBoy》时,大家的反应肯定是最真实的,但平时当镜头拍到自己时,其实还是会有演的成分,“因为比赛实在太紧张了,大家都在抓紧时间准备,所以你别看我们在听其他人唱歌时,都表现出很专注很享受的样子,其实镜头一挪开,马上就拿出小纸条继续背歌词,哈哈哈!”

  

  “我一直挺遗憾的,就是自己在内地市场的反响,没能跟在香港的画上等号。”这是祖儿在采访中很真诚的一句话。她不会为自己想上《我歌》设计冠冕堂皇的理由,说什么为了音乐、为了挑战,自己多年来对开拓内地市场的渴望,她也不打算掩饰。